圣达书城

首页 左道长生,我的法术无限升级
字:
关灯 护眼
圣达书城 > 左道长生,我的法术无限升级 > 第292章 姬长寿死,浊仙当面,法宝易主

    等鬼美人安然睡下,陆沉整理好衣衫出了静室,就见纸人晴雯正在沏茶,手法老道,动作娴熟,除了摸起来有点硌手,几乎与真人无异。

    「观主,请饮茶!」

    纸人晴雯微微欠身,声音毫无情绪,有的只是一种纸片感,她将泡好的金茶花茶端到陆沉跟前。

    一板一眼,端端正正。

    「嗯!」

    陆沉默默点头,端起茶杯一饮而尽,这纸人晴雯早已被他蕴养出【伪灵窍】,一次存储法力,能自如行动大半个月。

    起居。

    做饭。

    洒扫。

    泡茶。

    甚至暖被,早已被陆沉调教出来,用起来也算得心应手。

    唯一缺陷,就是仅有一丝灵性,并不能主动做事,凡事都需陆沉亲自吩咐,比方说何时泡茶,何时洒扫,何时做饭,这些其实都是陆沉事先帮其定下的。

    刚将茶杯放下。

    纸人晴雯立即拿起茶杯前去清理,因为材质非是普通纸张,纸人倒也不怕寻常的水。

    「还不错。」

    陆沉抬脚出了房间,发现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他取出一方蒲团,在院子中盘坐下来,伸手轻轻一点:

    「展开!」

    【剑元星斗晋级条件】:

    【1】:剑星九千(已达成!)

    【2】:神通一门(已达成!)

    【3】:玄晶三十(已达成!)

    ......

    【名称】:陆沉

    【法力】:8497元

    【神通】:剑元星斗圆满(可晋级!)+

    ......

    半年时间,陆沉没有离开过孽水龙潭半步。

    即便有【阴阳玉道经】相助,法力也只是增加了不到百元,好在他终于催生出了九千枚剑星,小神通【剑元星斗】因此达成了晋级条件,其中融合的神通正是【驱雷掣电】。

    「又能升级了。」

    「晋级!」

    一指落下,九千枚剑星从灵窍呼啸而出,好似一挂长河围着他上下飞舞,许久后,才逐渐消停。

    陆沉缓缓睁目,所有剑星在一瞬间归窍。

    【名称】:陆沉

    【神通】:剑元星河入门(升级条件可展开!)

    ......

    「不错!」

    陆沉满意点头,原本的小神通剑元星斗,顺利晋阶成大神通【剑元星河】,虽是一字之差,威能却有不少提升。

    具体提升多少,需得尝试后才能知晓。

    「噌~~」

    见天色已晚,陆沉也没有尝试,张口吐出青玄剑,身化剑光,悄然飞出了道观,一路向西,转眼就来到高高的青桐古树上。

    望了一眼树冠的孔雀宫,身形一坠,落向树身。

    「刷!」

    等陆沉停下,已经来到果子的位置。

    目光一扫,就见一身彩衣的孔雀娘娘正闭目盘坐在一旁,守着三枚人头大的三阶青桐果。

    自从半月前青桐果开始散发异香,距离成熟就已经不远,纵有妖将守着,依旧差点被小妖偷偷摘去,从那之后,孔雀娘娘就飞离了道观,将妖将打发,一人在旁边守着,不许任何小妖再靠近。

    孔雀娘娘睁开美目,诧异道:

    「这么晚了,你怎么过来了?」

    「看看你。」

    陆沉笑了笑,将上午备好的一盘菜肴摆好,又取出一碗玉酯灵米,还冒着腾腾热气,他盘坐下来,将一双玉筷递了过去,又问道

    :

    「青桐果何时成熟?」

    「说不好。」

    孔雀娘娘接过玉筷吃了起来,吃了几嘴就不再多吃,放下玉筷,解释道:「短则十天半月,长则半年一年都有可能,先前移栽时,终究伤了些根须。」

    「好吧。」

    「你还有其他事要做?」

    「正打算去一趟地府呢,有几日没下去了。」

    「这个不急。」

    孔雀娘娘美目一闪,对着陆沉抛了个梅眼,轻餂红唇,霸气道:

    「先喂饱本娘娘再说。」

    「这里?」

    「嗯~~~」

    孔雀娘娘轻哼一声,款款起身,轻提彩裙,回眸一笑:

    「来不来?」

    「......」

    ......

    时如逝水,光亦匆匆。

    转眼。

    又过了半年!

    这一日清晨,青桐古树香飘百里,三枚青桐果终于成熟,孔雀娘娘当即吃下一枚三阶青桐果,带着另外两枚飞向道观。

    「郎君郎君,娘娘回来了~~」

    「郎君~~」

    「郎君~~」

    陆沉正在房中炼制五阶【神蟾肉】,一只画眉鸟叽叽喳喳飞进长春苑,落在了墙头上,陆沉抬脚出了房门,眉头一挑:

    「青桐果成熟了?」

    「嗯嗯~~」

    画眉鸟用力点头,双翅一展,化成了一位小巧玲珑的俏丽女子,头上三根彩羽招摇,正是画眉,她高兴道:

    「娘娘刚进甘露苑,大家都赶过去了。」

    「那咱们也过去吧。」

    陆沉也不耽搁,当即带着画眉出了长春苑,向后方的甘露苑行去,方一进入甘露苑,就见众女正围坐在院子里,中间石桌上摆放着一个人头大的椭圆形果子。

    通体黄绿。

    果香四溢。

    表皮如同蛇鳞,又有一种类似金属的质感。

    「观主~~」

    「陆郎~~」

    「公子公子~~」

    「大坏蛋,你来的好慢哦。」

    「夫君~~」

    ......

    众女一声声招呼,也不起身,陆沉笑着点头致意,上前几步,诧异道:

    「这就是成熟的青桐果?」

    「对!」

    孔雀娘娘掩不住喜色,高兴道:

    「我已经吃下了一枚,身体就像是翻天覆地一样,一身气力还在持续增长,很不一样,感觉都快超过十万斤了。」

    「哦。」

    陆沉伸手捉住孔雀娘娘的柔夷,轻轻捏了几下,松了口气,庆幸道:

    「还好外表没什么变化,若是变成个丑八怪,我可就亏大了。」

    「咯咯咯~~」

    「嘻嘻~~」

    「夫君贯会捉弄人。」

    .......

    众女哄笑,孔雀娘娘瞪了陆沉一眼,无奈道:「我们妖类方一化形,形貌就已经定下,除非寿元将尽时,才会因为难以维持而急剧衰老,区区一枚青桐果,怎么可能有多大变化。」

    又催促道:

    「这枚你快吃了吧。」

    「好!」

    陆沉也不推辞,摇身一晃,胎衣内外颠倒,显出穿着一身黑衣的冥王体,只见胸口两条黑龙同时睁目,突然昂首,大嘴一张:

    「嗖!」

    石桌上的一枚青桐果飞来,两条黑龙顿时争抢起来,连皮

    带果,一龙一半全吞了下去,时隔一年,得益于地府阴脉的持续供养,他这第二条黑龙已经彻底成型,身负三龙之力,一身气力足有三百七十五万余斤。

    「怎么样?」

    众女纷纷望着,陆沉闭目片刻,缓缓睁眼,失望道:

    「有些效果,但是作用并不大。」

    「有铜皮铁骨?」

    「没感觉到。」

    陆沉摇头,苦笑道:「我可是实打实的三境锻体者,青桐果的作用顶多也就打造一个弱化般的锻体者,对我的益处确实不大,只能说聊胜于无吧。」

    「有效果就好。」

    众女也不多想,纷纷望向石桌上的最后一枚青桐果,玉玲珑问道:

    「何时将这一枚青桐果送于清虚道君?」

    陆沉沉吟了下,回道:

    「就今天吧,近一年没外出,正好趁机向清虚道君打探一下外界的消息,也免得两眼一抹黑。」

    「是时候该出去走走了。」

    「也好。」

    ......

    众女纷纷附和,方玉琪提醒道:

    「红娥还在闭关呢。」

    「额去。」

    莹莹举了举小手,风风火火出了秘境。

    如今澄心湖中的蓝鲫鱼已经超过五百条,众女每隔两日都能吃上一顿蓝鲫鱼肉,有二阶灵鱼供养,修炼速度并不比在孽水龙潭苦修慢,除了姜红娥还在断断续续闭关,其他人已经极少如此。

    正因此,对陆沉而言,四阶的孽水龙潭已经不像当初那般重要。

    不一阵,莹莹拉着一身白衣的姜红娥返回,陆沉挥手收起青桐果,又和众女闲聊了一阵,抬脚出了秘境。

    「刷!」

    五行结界轻轻旋转,陆沉的身影踏步走出,出现在孽水龙潭的小岛上,五行结界自行贴合在掌心。

    此时,孽水龙潭一片死寂,新种的二阶灵米才刚刚发芽。

    「刷!」

    陆沉的右手朝天一伸,三阶法器【通天索】从天而落,他抓住绳索,身体瞬间冲天而起,又忽然停在了半空。

    「怎么了夫君?」

    「大坏蛋??」

    「出了何事?」

    ......

    在秘境观望的众女纷纷出声询问,陆沉皱眉微皱,解释道:

    「刚才隐隐听到一声龙吟。」

    「是孽水河伯?」

    「应该是的。」

    陆沉没有急着离开,自从孽水河伯走水失败,好似在潭底陷入了沉睡,再没出现过。

    他等了半柱香,就见遥远处的湖面上起了风浪,不久后,黑烟滚滚,蛰伏一年有余的孽水河伯,又开始兴风作浪。

    「果然。」

    陆沉望了一眼小岛上刚发芽的灵米,摇头道:

    「可惜了。」

    「刷!」

    说完,伸手一拉手中通天索,上下一个颠倒,直接出现在外界,方一出现,就听天地之音在耳边悠悠回响:

    「姬长寿,修行六百二十九载,四百一十七年道行,位尊长寿道君,今日身死,还道于天!!!」

    「这......」

    陆沉脸色微微一变,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姬长寿死了!」

    「修行六百二十九载!」

    陆沉愣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见四方没有异常,眉头却不由皱起,这姬长寿不知被谁所杀,但是他的年岁很不对劲,按理说,道君寿不过五百年,可这姬长寿仅是修行就修了六百多年。

    「大有古怪!」

    陆沉嘀咕了一句,莫名想到了对方啃土那一幕,心中又松了口气,姬长寿是与他敌对的道君,如今对方一死,陆沉顿时感觉一阵轻松。

    秘境中的众女也反应过来,玉玲珑疑惑道:

    「夫君,这姬长寿真的死了?」

    「是的。」

    陆沉点头,笑道:「天地之音都响了,肯定错不了,他这一死,我也去了一个心腹大患,不管是被谁所杀,因何而杀,总之,对咱们都没有坏处就是。」

    「嗯嗯~~」

    众女纷纷点头,也跟着笑了起来。

    陆沉不敢在附近逗留,收起三阶法器通天索,伸手一抹头上天蓬斗笠,悄悄隐去了身形,迅速向步虚仙山飞去。

    等再次现身,已经来到巍巍仙山之下。

    陆沉挥手将头上斗笠散去,凝出一张传讯符,刷刷几笔,松开了符纸,只见传讯符化作一道灵光,迅速向仙山飞去。

    「嗖~~」

    片刻后,一道白虹自天而落,显出一位身穿白袍,扎着道鬓的中年道人,这道人手持拂尘,正是与陆沉有过几面之缘的邱云子,也是云霄派的外务长老。

    陆沉拱手道:

    「一别经年,道兄别来无恙?」

    「无恙无恙。」

    邱云子打了个哈哈,揶揄道:「陆兄弟怕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次前来,不知所谓何事?」

    「特来为道君送药。」

    「送药......」

    邱云子的面色顿时严肃起来,也不敢刁难,问道:「陆兄弟是要亲自上山,还是由贫道代劳?」

    「当初小道许诺要亲手奉上,自是要亲自上山。」

    陆沉望了一眼高高的仙山,又为难道:「只是这仙山禁用法力,怕是多有不便。」

    「小事一桩。」

    邱云子哈哈一笑,翻手取出一张淡金色符纸,递向陆沉,叮嘱道:

    「陆兄弟只需将此符放在身上,一身法力便可无碍,只是此符非比寻常,不可在外界流传,离开时,陆兄弟还需归还贫道方可。」

    「自然。」

    陆沉满口应下,接过符纸,一片光幕呈现在眼前。

    【名称】:符箓

    【信息】:三阶仙引符

    ......

    「仙引符!」

    陆沉眉头一挑,有些惊讶,有了此符,步虚仙山便相当于没了禁制,云霄派也就没了天然屏障,难怪邱云子还要收回。

    他将符纸放在怀里,也不多言,慢悠悠跟着邱云子飞向仙山。

    一路所过,身上法力果然挥洒自如。

    陆沉仰头望了望好似没有尽头的仙山,问道:

    「道兄,这步虚仙山究竟有多高?」

    「九千八百七十四丈!」

    「好家伙,近三万米。」

    陆沉面上一惊,其实早已知晓,前方邱云子不无得意道:「据说以前的步虚仙山足有万丈,近几百年来回落了数百丈,不然还要更高。」

    「仙山还会变矮?」

    「嗯!」

    邱云子认真点头,摆手道:「具体缘由陆兄弟就莫问了,贫道也是不知。」

    陆沉目光一闪,莫名想到了吞天神蟾口中的【浪涂仙君】,呢喃道:

    「浪涂仙君!」

    「浪涂仙山!」

    又嘀咕道:「莫非一座仙山便是一位仙人?」

    随后摇了摇头,不再多想,一路向山顶飞去,等飞到三千多丈的高度,陆沉才发现这步虚仙山上竟然

    不见罡风层。

    不久后,两人终于飞上山顶,停在了一处不大的院落外。

    四周云遮雾罩。

    白茫茫一大片。

    陆沉等在院子外,邱云子拉开篱笆门走了进去,不久后,又走了回来,出声道:「师叔正在会客,麻烦陆兄弟稍等片刻。」

    「无妨。」

    陆沉默默等着,邱云子待了一阵便告辞离去。

    不久后,篱笆门打开,一个人影的轮廓出现在陆沉身前,任他如何暗暗催动法力,一双眼睛竟然完全看不清对方的身影,只能任由对方从身旁走过,就像一个如云如雾的影子,虚无缥缈,飘然远去。

    「这是那位道君?」

    陆沉皱了皱眉头,有点心惊。

    「陆小子,进来吧。」

    院子里传来清虚道君的声音,陆沉摇了摇头,抬脚走进了小院,目光一扫,就见清虚道君正躺在一座茅草屋前的躺椅上。

    摇头晃脑。

    唉声叹气。

    身体还是只有半个,从腰部往下,全都没有。

    「前辈,这青桐果,晚辈已经带来了。」

    陆沉拱了拱手,垂眉耷眼,清虚道君睁开眼眸,指了指前面的矮桌,随口道:

    「嗯,放那里吧。」

    「是!」

    陆沉取出一个封印球,将其轻轻放在桌面上,没有急着离开。

    此次来见清虚道君,除了送青桐果,其实还有一个目的,就是随着姬长寿身死,对方的那几滴血液也就没了用处,自然不能再让清虚道君引荐张家人,这个交易需要作废。

    「还有事?」

    「有。」

    「说吧。」

    「是!」

    陆沉应了一声,小心道:「前辈,长寿道君死了。」

    「这个老夫已知晓。」

    清虚道君叹了口气,闭上了双眼,摇晃着躺椅,无奈道:

    「姬长寿是被张若愚杀死的,这不,刚杀完人,就来我这云霄派了,说是要清算老夫借定界幡的事情,结果呢,呵呵,趁火打劫要走了老夫还没焐热的【紫电青霜大悲浮屠剑】。」

    「哦,对了,老夫还没帮你引荐张家人,不过这张若愚...老夫却没资格帮你引荐。」

    「为何?」

    「因为今非昔比,人家已成【浊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