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达书城

首页 大魏芳华
字:
关灯 护眼
圣达书城 > 大魏芳华 > 第四百三十一章 肩膀的伤

    王氏从长安乘车而来,一天之内、她本来就无法来回。何况秦亮等人傍晚才收工,回县城时天都快黑了,王氏只能在县寺里歇一晚,最早也要明天才能回长安。

    前几天秦亮吃晚饭,都是和属官部将们一起吃。但今天来了亲戚、且是妇人,席间便只有他们两人。

    今日大伙回来得有点晚,厅堂里摆上膳食时、夜幕已经降临了,屋子里也点上了油灯。昏暗的光线下,秦亮与王氏呆在一起吃饭,气氛便有点噯昧。偶尔一个眼神,秦亮也能隐约感受到王氏的心意。

    秦亮回头看彼此的关系,至今仍觉浑浑噩噩,那时真的只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记得王氏不止一次说过、这是最后一次,而秦亮也觉得,两人这样的关系不太好。

    但眼下王氏大老远主动送到武功县来,真的只是为了带几床被褥、几只活鸡吗?不管怎样,当初坏了王氏清白的事、确实是秦亮强迫她的。如果翻脸无情,秦亮有点做不出来,因为王氏不仅在第一次忍气吞声、后来一直对他还挺好。

    秦亮借着昏暗的油灯灯光,朝侧前方看了一眼。王氏仍然穿着粗糙的白色生麻衣,却也掩不住那垇凸有致的身段。尤其跪坐的姿势,身后的轮廓甚美,加上一双长腿,那身材与年轻女郎纤细柔美的清新感觉、不太一样,多看两眼便容易叫人上头。

    王氏察觉到秦亮的目光,也默默地抬眼看过来,她的眼睛里泛着灯光,仿若有些迷离。她稍微走神,朱唇间的贝齿便不慎轻轻咬了一下筷子。看得秦亮也愣了一下。

    秦亮很快回过神来,不动声色地说道:“内宅东侧有一个庭院没人住,外姑婆便在那里将就一晚罢。”

    王氏的眼神躲着秦亮,声音微微有些异样:“明天一早我就赶回长安。”

    过了一会,秦亮见她放下了筷子,便也起身揖拜道:“时辰不早了,请外姑婆早些歇息,我也回去沐浴更衣,准备睡觉。”王氏微微俯身道:“仲明今天做了力气活,去歇着罢。”

    秦亮暂且回到了县寺内宅。等到半夜,他才从塌上起来,慢慢走出了卧房。

    整个庭院只有微弱的光线,若非秦亮已经熟悉了此地,怕是路也看不清、很容易摔跤。他不动声色地摸到了东侧的门楼,伸手轻轻一推,竟然闩上了?不知道是谁干的。

    不过秦亮很快就到附近的一间杂物间里、搬出了一把木梯,借助梯子,他很快翻过了围墙,还不忘收了梯子。接着秦亮径直去了王氏住的房间。房间是他安排的,他自然知道在哪里。

    他轻轻走到房门外,伸手一推,发现又闩住了!

    这让秦亮顿觉意外,心道:难道自己会错了意,王氏主动到这边来、不是为了来幽会?但他想了一下,还是觉得应该没有理解错。

    眼下来都来了,秦亮反而不想半途而废。刚才因为一直回忆着王氏的各种神态与模样画面,他心里已有期待,甚至感觉到了浩然正气,更不愿意轻易放弃。

    不过屋子里面依稀有灯光,秦亮干脆抬起手,轻轻敲了两下门。

    过了一会,王氏的声音便道:“谁阿?”

    秦亮对着门沉声道:“是我。”

    没一会,门便打开了。秦亮立刻闪身进屋,顺手关上了房门,然后把王氏柔軟的身子拥抱在了怀里,立刻闻到了她脖颈头发间的香味。王氏无力地推了一下秦亮,小声急道:“我还穿着丧服。”她只说了一句话便没再吭声,但确实在抗拒。

    没一会,她便被逼到了一副木架旁边,俯姿双手扶住了木架,终于红着脸扭头过来,看了一眼拥抱着她的秦亮,顫声道:“卿说他会不会看见?”

    王氏的眼神有种幽深的感觉,仿佛潭水一般、藏着许多情绪。

    “谁?”秦亮脱口问了一声,稍作停顿,便道,“如果人死了还更厉害,那世人为何怕死?”

    王氏犹犹豫豫地小声道:“仲明说的,似乎也有道理。”

    此刻秦亮才回过神来,王氏不是故意欲拒还迎,她是真的在害怕一些未知之物。

    片刻后,她转头时的眼神又有了一些变化,眼睛里好像多了几分怒气和怨气,但应该不是针对秦亮。夫妇之间、也容易产生积怨,估计王氏想起了某些怨愤的事,譬如扬州起兵时、郭淮便不想管王家人的死活。

    王氏呼出一口气,柔声道:“不要急,我们去塌上罢。”秦亮这才放开了她。她弯下腰,把袍服往下拉了一下遮掩腿部,便与秦亮一起来到了睡塌旁边,她又小声感慨道:“我们还从没在睡塌间……休息过。”

    “是耶。”秦亮点头道。

    王氏看了他一眼,温柔地说道:“卿把里衬解开,我看看伤。”

    秦亮遂一边宽衣解带,一边说道:“没事,应该不要紧。”

    王氏看到他肩膀上磨伤的皮肤时,顿时露出了心疼的眼神,她伸出修长的手指,轻柔地抚过他的肩膀。秦亮一边感觉到她柔猾的指尖,一边感觉伤处被触碰、一阵疼痛,秦亮不禁深吸了一口气,感受十分奇妙。王氏轻轻揉着秦亮的肩膀,俯下来在他身边吐气如蘭,耳语道:“我并不是仲明想的那样,连丧期也熬不过去,自己便急不可耐地到武功县来、要与卿做什么坏事。”

    秦亮也不知道,她究竟在对谁说话。但这里只有两个人,王氏应该是对他说的,不然就只是在自言自语、为了自我开解。

    王氏的声音在耳边继续道:“不过我确实想见到仲明,想与仲明说话。兴许不说话,只要卿在身边、能看见卿,我心里也觉得很高兴。即便什么也没做,我也想到这里来一趟。”

    秦亮听着轻言细语,慢慢地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温柔乡里,浑身都軟绵绵的;又好似正泡在温泉之中,疲惫放松袭上心头,整个人都被温暖的触觉包裹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