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达书城

首页 渡劫之王
字:
关灯 护眼
圣达书城 > 渡劫之王 > 第一千两百二十九章 天神宫外

    郑普观微微的战栗起来。

    并非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八枚天神钥的法则在共鸣。

    八枚天神钥的法则,在虚空之中在和那座陨石中的小石屋不断的对接。

    “这些天神钥,其实并不算是打开天神宫的钥匙,而是天神宫掉落在人间的零件?”

    他看着那块马蜂窝般的陨石,道:“或者说,同时也是你观察整个世间的眼睛?因为这些所谓的天神钥,总是被人间最强的修行者或是宗门收藏,和他们产生交集。”

    整块马蜂窝般的陨石乃至内里的那间石屋也微微的震颤起来,橘黄色的光芒从陨石的孔洞之中洒落出来,在空中化出迷离的光晕。

    只是内里并未传出什么声音。

    没有什么回应他和吕神靓的话语。

    郑普观笑了起来。

    他的笑容里充满了感慨。

    他的眉心悄然裂开,流淌出一缕金色的鲜血。

    这缕金色的鲜血和之前那名金色少女的鲜血的气息有些类似,但转瞬之间变得更为强大。

    哧!

    这缕金色的鲜血周围又出现黑白两色的粒子,接着凝成一柄道剑。

    随着他的目光所至,这柄道剑朝着那块陨石飞去。

    啵!

    陨石周围发出了一声轻响,一层看不见的防护罩被轻易的刺破。

    剑尖在接触到陨石的刹那时,陨石就和鸡蛋的蛋皮一样轻易的裂开,剥落。

    “亡!”

    虚空之中突然响起一声愤怒的吼叫。

    陨石内里打出一道金光。

    郑普观的目光依旧在那柄道剑上,与此同时,他的左手微抬,衣袖之中再次飞出一柄道剑。

    这柄道剑的剑柄有无数气流涌动,每一道气流都像是血脉一样连通着他的身体。

    当这柄道剑迎向那道金光时,就连黑天圣主等人都取消了出手的打算。

    因为他们无论使用什么法门,都不可能有这一剑强大。

    然而剑光和金光相遇的刹那,这柄在修真界而言显得无比强大的道剑顷刻被击为齑粉。

    金光继续向前,打在郑普观的左臂上,郑普观的左臂瞬间爆开,消失。

    除王离和吕神靓之外,所有在场的修士全部震骇无比。

    在此之前,郑普观几乎以一人之力对抗整个修真界,他就像古之大帝一样无敌,然而现在竟然直接被一击断臂,这是何等可怕的力量?

    更让他们震惊无言的是,这道金光在击溃他的左臂之后,缓缓停了下来。

    它是一块金色的岩石,白色的岩体和金色片状的矿物交织。

    “狗头金?”

    一名修士的神识扫过这块岩石,不由得叫出了声。

    “狗头金?”

    几乎所有的修士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目光和感知同时确定的东西。

    这一块金色的岩石再怎么看,再怎么感知,就像是一块天然的狗头金,这种东西虽然在凡夫俗子的世界里很稀少,但对于修真界而言,也并没有什么特殊价值,甚至不算什么特别的灵材。

    这种东西会被低阶的飞剑都轻易斩开,怎么可能能够击溃郑普观的道剑。

    郑普观的脸上没有痛苦的神色。

    他只是瘦削了几分。

    气血在他的断臂处缭绕,他的左臂很快生长出来。

    “我们不是它的对手。”这个时候吕神靓的声音响起。

    郑普观的眉梢微挑,但他没有出声。

    王离缓缓的点了点头。

    这的确是个事实。

    能够催动一块这样的东西打出这样的威能,在法则的层面,天神宫远远凌驾于修真界之上。

    只是在方才的那一刹那,他已经确定了这种力量的来源。

    法则是秩序,是调动天地元气汇聚力量的手段。

    如果破坏了天地元气的来源,那这种法则再强大,也只是花拳绣腿。

    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转头。

    他的目光落在了那些如军队般整齐列阵的太阳帆上。

    这些太阳帆便是这个天神宫最忠诚的护卫,是严格按照它的法则调度的力量来源。

    无数的星辰元气可以通过它们,一瞬间注入天神宫,变成天神宫对敌的力量。

    如果无法直接对付天神宫,那或许可以选择先行击溃这些太阳帆。

    “亡!”

    也就在此时,所有在场的修士悚然一惊,那陨石之中又响起了一声愤怒的吼声。

    澎湃的杀机在虚空之中震荡,一道道实质般的道纹如同枷锁一般在那座石屋周围出现。

    然而王离却是面色不变。

    他看着那些太阳帆,道:“你可以试着杀我们,但我可以保证的是,我绝对有能力击溃这些太阳帆。我不清楚天神宫失去这种动力来源之后会如何,但是你肯定很清楚。”

    “亡!亡!亡!”

    当王离的声音响起之后,那块陨石之中接连发出凶厉的嘶吼声,虚空之中的元气被挤压,在陨石的周围不断发出爆震。

    一阵阵可怕的杀伐气息,让很多修士根本无法镇守心神,只觉得下一个刹那自己的神魂就会被彻底震碎。

    “你是在威胁我么?”王离却反而笑了起来,道:“同样,我也是在威胁你。”

    整个空间骤然静寂。

    所有往外震荡的元气都被一种可怕的气机锁定,就像是瞬间冻结。

    但王离却反而鄙夷道:“不要浪费大家宝贵的时间,要么你让我们进去看看天神宫到底有什么,要么就大家鱼死网破,你设法杀死我们,而我来设法破坏太阳帆。”

    也就在此时,郑普观点了点头。

    他反而往前一步,挡在王离的身前。

    他当然比任何人都渴望打开天神宫,他不想在打开天神宫之前就死去,但他必须表示他的态度。

    而且他认为,这恐怕是打开天神宫的唯一选择。

    喀嚓!

    虚空之中响起了一声清晰的碎裂声。

    就像是有人的心碎了。

    接着,那块陨石在颤抖中缓缓裂开。

    石头屋子里散发出来的橘黄色光芒将这块陨石推开,就像是卸开了所有的装甲。

    一片片陨石飘飞出去,在数百丈之外的虚空之中停了下来。

    郑普观看了王离一眼,然后前行。

    他只是一步就到了那间诡异的石屋之前,然后他正对着紧闭着的大门,又停了下来。

    并非是嗅到什么危险的气息,而是出于对王离和吕神靓的尊重。

    既然王离和吕神靓已经遵守诺言将他带来了这里,他便也可以以身犯险,但他也必须给王离和吕神靓相应的准备时间。

    对于他而言,如果天神宫之中藏匿着的并非是一定要他和王离分出生死的秘密,如果里面有什么巨大的好处,那么他甚至可以选择和王离共享。

    王离和吕神靓互望了一眼,然后两个人也没有什么迟疑,他们横渡虚空,到了石门之前。

    这道石门看上去只是虚掩,门缝里有拇指粗细的橘黄色光芒射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