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文学

首页 影视世界梦游记
字:
关灯 护眼
时代文学 > 影视世界梦游记 > 第四九四章 日常

第四九四章 日常


  翌日,早早起床运动一番后,回到家叫醒熟睡的卫岚,俩人洗漱收拾一番买了早餐,开车去到附近的酒店中。

  上了岁数,睡眠自然就少了。尤其这里又是一个陌生的城市,睡着柔软的床也不习惯,老两口也早都收拾好了。

  看到开门的张霞,还有后边正将烟头子在宴会中熄灭的王东,卫岚是大大的笑容送上:“阿姨,叔叔,给你们带了早饭,临安特色早点。”

  说话间,让出后边拿着一堆东西的王言,一起进了屋子里。

  忙活一阵,众人各自吃着东西,张霞跟王东两个坐在桌子边,王言跟卫岚两个站子窗台旁,热闹的早餐。

  “叔叔阿姨,一会儿啊,趁着上午清凉,咱们去西湖逛一逛,再去山上的灵隐寺看一看。下午咱们去西溪或者是湘湖看看,这边别的不多,就是水多。”

  张霞摇了摇头:“亲家什么时候到啊?”

  都熟悉的,卫岚倒是也没脸红:“他们今天下午的飞机,差不多是五点多能到吧。”

  “那下午就别乱晃了,去你们那公司看看吧,闲着也是闲着。”

  王言笑道:“公司有啥好看的,那屋也就是跟现在这个酒店的房间差不多大,总共就那几个人,离的还挺远,图啥呀。就听卫岚的,咱们看看南方的好山好水得了,再逛逛那边的店铺,给你和我爸买点儿丝绸的衣服,多好啊。”

  “你话怎么那么多呢?我就想去看看我儿子现在混的怎么样,咋的?有毛病啊?”张霞对王言就没好脸。

  也是确实没什么好看的,要不然王言也不会说什么。可既然亲妈都这么说了,他还能怎么办,当即点了点头:“去,你说去哪就去哪。对了,爸妈,我得跟你们说个事儿啊。”

  王言看着等他下话的亲爹妈,笑呵呵的伸手搂着卫岚:“昨天晚上卫岚跟我说的,她爸妈给了她五十万,要给我们买辆车。”

  张霞看向王东,王东却是看向了儿子。他是没文化,不是没脑子。现在他儿子这么出息,也用不着他给当家作主。这事儿说出来,怎么处理他儿子该有主意。另外他也知道,这就是在卫岚面前提给她听的。

  “卫岚说了,是他爸妈的一番心意。咱们家就我一个儿子,她们家也就她一个闺女,这结婚的大事,她父母帮助一下也高兴。所以这钱啊,我们就拿了。等今天他爸妈过来,休息一晚,明天咱们就一起去卖车的4S店去看看,合适就直接买下来。我老丈人可够意思啊,他也是个好酒的,等晚上他们来了,你可得跟他好好喝点儿啊,爸。”

  王东点了点头:“你放心,肯定给亲家陪好。丫头啊,我跟他妈都没能耐,实在是帮不到你们什么,不添乱就不错了,你可别怨我们。”

  “你这老东西就不会说话。”张霞没好气的给了老伴一杵子:“丫头,别听他瞎说。”

  “不能啊叔叔阿姨,你们生出了王言这么好的儿子,那就是我最大的福分。王言又那么能赚钱,说起来还是我高攀了呢。”

  “你这孩子,俩夫妻过日子,哪有什么高攀不高攀的。”张霞不高兴的瞪了她一眼:“好了好了,都是一家人,不说那外道的话。吃饭吃饭,吃完了也去看看西湖。不是白娘子就被压那了么,以前那电视剧我还看呢,哎呀我跟你说啊,那法海给我气的……”

  说笑吃过早饭,收拾了一番,四人下楼离开酒店,出发去到了西湖溜达。王·摄影师·言,拿着手机咔咔的给爹妈还有卫岚一起照相,偶尔再来个四人合照,现拍现发朋友圈,张霞兴致正浓,朋友圈先得瑟着,之后回去再当面打击。一路上就听她跟那拿着手机,给那些主动询问的亲戚朋友一条条的四五十秒的语音消息,咧开的嘴就没合上过。

  西湖及其周边是很大的,真想逛明白了,远不是一个上午的事儿。所以也就是坐着小车逛了一圈,划了划小船,又去到寺里溜达了一下,看了看押着白娘子的雷峰塔,这就已经到下午了。

  找饭店吃过一顿丰盛的午餐,开了一个小时的车去到了公司那边。

  “你这确实是远,开这么长时间的车,在咱们那都从咱家到你二姨家了。要不说这大城市活的累呢,天天从那么远过来上班,能轻快就怪了。”等电梯的时候,张霞表示了对年轻人的同情。

  “我刚开始那会儿不是没有钱嘛,又不是大学生创业,也不是一些鼓励的行业,没有什么优惠,这才在这边租的,图的就是个便宜。不过现在好了,等这一段时间忙完了之后,就研究研究换一个地方。”

  到了公司中,先去了卖药的那里,一大一小两个女人正打着电话,王言也没打扰他们,大致看了看就去到了另一边的软件公司中。

  马子晨四人正在说笑着干活,见王言带人进来,笑呵呵的站起身打着招呼,王言给他们介绍了一下爹妈,而后说道:“这一段时间我要忙着结婚的事儿,咱们的活就那些,你们自己干着就行。”

  “放心吧,言哥。”马子晨三个年轻的应声回答,年纪最大的张旭也是点头说没问题,并对王言跟卫岚二人送上了最真挚的祝福,还说要随礼呢。

  王言摆手笑道:“别说那些没有用的,都是从我这拿工资的,还随什么礼啊,你们把活干好就是好礼。”

  张霞跟王东这摸摸,那碰碰的瞧了一番,这才念叨着离开。落差还是有些大的,毕竟王言每个月赚一百多万,结果工作的地方,多少有些破破烂烂,看着实在寒酸。跟他们俩看电视上的,那各种高楼大厦中的情景,实在相去甚远。最后得了一个儿子挣钱也不容易的结论,完全忽略了他们俩的钱才是真的辛苦钱。

  离开公司时,已是下午三点多,他公司在北,萧山机场在南,大城市即便不是节假日,一些要道该堵也是堵,所以这个时间出发去接机也是刚刚好……

  同王言的亲爹妈一样,卫岚的亲爹妈也是大包小包的从出站口出来的,开始的客套,互相介绍认识了一下之后,乱七八糟的东西就由三个老爷们拿着上车出发进城。

  租了七座的商务车,绝对是明智的不能再明智的选择。王言开车,卫岚在后边跟两对爹妈说话,充当桥梁,王言不时的也插几句嘴。

  张霞是典型的东北妇女,能白话。王东虽然平日里沉默寡言,但关键时候也能整两句。卫青林是国企单位的领导,说话办事自然也有水平。李眉的性格也不是跋扈刁钻的,自有修养。再加上卫岚的连结,以及王言偶尔说几句的引导,一路上也是其乐融融,张嘴亲家公,闭嘴亲家母,显得非常熟稔。

  就这么一路过去,还是顺路先到新买的房子看了一眼,而后又将卫青林、李眉带来的东西都送回到出租屋,这才开着车去到西湖边的金沙厅。

  这饭店名气不小,非常火爆。要不是卫岚早都定了个包厢,想要现到现吃,要没点儿关系基本是不可能的。

  卫青林看着环境,责怪的看向王言:“都是自己人,来这么贵的地方干什么。”

  “这不是咱们俩家第一次正式吃饭么,您二老跟我爸妈都是好不容易过来的,咱们必须得吃好喝好,哪里有什么贵不贵的。有钱了就吃点儿好的,没钱了,您二位想吃咱也吃不上。不再钱多钱少,可都是我这女婿的心意啊。再说了,您二老五十万都拿出来了,小婿我要是没招待好,不得挑我的理?”

  “这话说的,你们俩结婚,那就是咱们两个家庭到一起。你们家就你一个儿子,我们家就这一个姑娘。都说一个女婿半个儿,我以后还指着你这儿子养老呢。这五十万呢,是我先交的养老钱,先给你小子尝点儿甜头。”

  王东在一边插话道:“亲家啊,你这甜头可太甜了,我们这做公婆的,可是难做了。你说我们也没给你们彩礼,你们就拿了五十万出来,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

  “这说的哪里话,你们教育出王言这样的儿子,那就是能耐。彩礼、嫁妆是干什么的?不就是咱们两家都出些钱,让他们俩的小家把日子过起来嘛。以王言现在的收入,也不差什么。我就是不出钱,他也不差的,就是锦上添花。这些事儿咱们就不必计较了,来,上菜了,倒酒倒酒,没那么多规矩,咱们先吃着。要不说这大饭店就是不行,你看看那老大的盘子,就中间那点儿菜。”

  王言开了两瓶茅子,倒了几个分酒器中,李眉、卫岚不喝酒,剩下的算上张霞,一人一个。对于张霞还喝酒,李眉还挺惊奇,不好意思之下,也给自己倒了一点儿陪着。老王家一家人酒量都还好,不说王言,就是最差的张霞,都天天陪着王东喝。

  菜一道道的上桌,话也是说开了,李眉问道:“张姐啊,之前我听卫岚说你在家那边还找人看日子了?”

  张霞看着李眉的小红脸,笑呵呵的点头:“是啊,就下个月初八,阳历是十月三号,正好是国庆的时候,有国家保佑,鸿运当头,百无禁忌,大大的好日子啊。你们那边不好这个吧?”

  “怎么可能呢,全国都这样,哪有不好的?”李眉摇头道:“这么大的事儿,灵不灵另算,找了就比不着强不是?”

  “那对,我就是这么想的。那我听这意思,亲家母,你是也找人看了?”

  “看了,能不看嘛。我算了两个,是十一和十六,不过既然你们这边是初八,那到时候我们那边就十一吧,阳历是十月六号,正好还放着假呢,按你说的,鸿运也当着头呢。中间还空着两天,足够往来,正好。而且王言二十九,我们家卫岚二十八,眼看奔三十了,早结婚早抱孩子。一说到孩子,你们俩抓紧啊。”

  李眉瞪眼看着王言跟红了脸的卫岚:“都这岁数了,又不缺钱,国家都鼓励三胎了,你们俩也别说什么事业要紧的话。孩子必须先生了,使使劲,咱不说生仨,两个得有吧?”

  张霞也是点头:“对,生孩子还是早点儿好。生下来也不怕没人带,我们俩都能带。”

  一边喝酒的王东跟卫青林俩人也是连连点头,都想早点儿要上三代。

  王言点头道:“你们放心,我保证,肯定尽早生孩子,今年高低得怀上,明年这孩子就抱上。”

  “哎,要的就是这句话。”卫青林点了点头,畅快的哈哈笑:“事儿不是都说完了么?下个月初八在你们龙腾先办事儿,十一到我们长安再办一场。咱们回去啊,各自准备就好了。剩下你们小两口,还有大半个月,去拍拍婚纱照什么的,咱们两家这好事儿就成了。来来来,亲家,亲家母,还有你们小两口,咱们一起喝一个。”

  就像卫青林说的,这事儿已经算是说完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见亲家么,就是看看对方是不是好人,以后会不会给小两口找麻烦。如今两方交流愉快,都没有很多事,更没有很计较,一方九百万的房子写了名,一方不要彩礼倒搭五十万,都没什么说的。现在日子定了,亲家见了,聊的不错,没有很多说道,已经可以结束了。

  当然,就是亲家互相看不过眼,也没什么。毕竟过日子的,还是小两口,亲家双方一年到头都见不到一次,问题不大。

  连酒带菜,一顿饭消费小两万,自然是吃好喝好。卫青林见多识广,大致能估摸出来多少钱。像王东跟张霞两口子,也就是算着几千块。王言当然不会告诉他们多少钱,要不得好几天睡不着觉,骂他这个败家子。

  出门找了代驾,开车将这两对爹妈都送到酒店,又说了会儿话,王言跟卫岚这才离开回了出租的房子,脚步不停的牵了狗抱了猫出去遛,再回来又是十一点多。

  卫岚洗漱慢,王言跟那扒拉着平板看家具,到他洗漱就快了,前后不过十分钟就完事儿。

  见他进屋,趴在床上的卫岚翻了个身:“噔噔噔噔,你看这是什么?”

  “户口本嘛。”

  “我爸妈是周日晚上走,咱们跟着你爸妈周一上午走,下周二就能登记领证。哦,对了,咱们明天去照一下结婚证要的照片啊?”

  “当然没问题。”王言笑呵呵的颔首:“其实时间还是有点儿赶了,咱们婚纱照都没准备,多少有些仓促了。之前我还跟我妈说呢,结婚的日子放到下个月底,结果她说就得借着国庆的劲。一边找人看事儿,一边还共产党万岁。”

  “没关系,那些都不是很重要,最重要的是结婚。照相什么的,以后有的是时间。”卫岚非常体贴:“还是你房子买的太快,咱们之前又整天的忙着赚钱,哪有时间想那么多嘛。现在真买了房子,结婚的事儿提上日程,什么都赶到了一起,才发现之前什么都没准备。对了,正好,咱们两家父母都在,明天去看过车之后,咱们直接就去找婚纱摄影照相吧?临安这边风景又不差,咱们一边旅游看景,一边就把结婚照拍了,你说怎么样?多的不拍,咱们也总得有个全家福是不是?”

  “都听你的。”

  “那我现在就看看哪家拍婚纱照的口碑好。”

  王言笑道:“不用理会那么多,说实话,他们拍照的技术大概率没有我的高。你只要找一家不是那么火爆的,随时都能开工干活,但是差评又比较少的就可以。到时候我会告诉他怎么拍,拍过了之后,我自己就可以修图。咱们再加点儿钱,让他们加快点儿进度,月底之前肯定能完事儿。”

  他从不吹牛逼,摄影技能LV4,他曾经还就是主做婚纱摄影的,还是在首都干的,他当然对于这行的那些摄影师们的水平有了解。他说大概率都是低调了,毕竟他虽然LV4,但是处于顶端的,什么时候冒出来些心得,就能晋级大师的水平。虽然多年不拍有些生疏,但也不是那些人可比。所以说技多真的不压身,不光之前能给卫岚拍拍阿猫阿狗涨涨粉,现在还能用到自己身上,给自己拍拍婚纱照,多好。

  卫岚回忆着王言拍阿猫阿狗剪视频时,那一套行云流水的操作,狠狠的点了点头:“你说你怎么会那么多呢?”

  “没办法,行走江湖,不多会两手怎么能行?我这可是一身的能耐等你发掘呢。”

  “样吧。”

  卫岚翻了个白眼,拿着平板开始在那里搜索临安的婚纱摄影如何如何,两只白里透红的脚丫子在那来回晃悠着,美滋滋……

  卫岚不是磨叽的人,双方父母更是没有很多事,说啥是啥非常干脆,王言的行动又快,所以第二天,推了原本的再游西湖计划,吃过早饭之后,王言直接开车带着众人去到汽车销售的4S店,试驾了几个豪华品牌之后,订了一辆国产顶配的黑色五系,落地不到六十万,要等两周,正好结婚之前到位。

  接着就找了一家还不错的婚纱摄影,先是照了结婚证需要的证件照,而后就到婚纱店选了几套不错的婚纱,还有国内的那种中式绣花的红色礼服,带着摄影的人以及他们派的换衣服休憩的房车,出发去了景点拍照。

  剩下的几天都是那么过的,又照了相,双方父母又在各个地方逛了一圈,体验还不错的。至于拍照的摄影师,那算是开眼了,拍了这么多人没见过这么懂的。毕竟真懂的,一般都是混摄影圈的,就是自己不方便拍,总也有朋友帮忙,跟本不会找到摄影公司。

  王言这人心好,指点的时候,还会传授一些知识什么的。他们都很开心的,毕竟拍照省心,还能学习进步,省了后期处理,要做的工作少了不说,反还更多赚钱。多好的活啊,来多少都不嫌多的。

  如此时间匆匆过,周日下午,送了开心离去的卫青林跟李眉,第二天王言跟卫岚一起,跟王东、张霞回了老家,第三天排队登记领证,卫岚二话不说先发了个朋友圈出去秀一秀,王言也发了一个。并开始跟朋友们联系,人来不来无所谓,礼总得到的,要不他之前的礼不是白随了?

  没有在龙城久留,王东、张霞也没拦着,他们俩还要联系酒店,通知亲友什么的呢,都挺忙活的。所以领了证的第二天,王言跟卫岚就回了临安。

  又是照了几天的照片之后,王大摄影师上线,速度飞快的处理着照片。不过一天就处理好了所有的照片,发给了摄影馆,他们会将照片集成册,还有放大尺寸,以后好挂墙上。一共三份,卫岚父母,王言父母,还有他们,都要一份的。也没少花钱,毕竟这种人生有关的大事,从出生到死亡,就没有便宜的。

  在忙完了这些事之后,二人分工,卫岚去买家具装饰新家,王言则是跑到另一套房子里,要死要活的搓大力丸。

  已经过了半年,他说话算话,恢复了原价往外卖。虽然之前的客户们有怨言,但是没办法,现在已经扩散了,有钱想买都买不到的。完全的卖方市场,而且王言早都有言在先,以前都是折扣价,现在恢复了也没毛病。

  最近事多,之前的存货已经卖光了,急求健康断了药的那些人早都开始催了。王言是什么也不干,就是不断的搓药丸。偶尔的出去,处理买房的事。

  也是在这个时候,活爹的消息到来。

  “《流金岁月》蒋鹏飞:不想死。”

  王言停下手中的动作,找出手机打开软件,开始看起了流金岁月这部电视剧。

  《流金岁月》主要讲的是……

  耗时两天,王言一边工作一边看,总算是看完了这部三十八集连续剧,也知道了蒋鹏飞是哪一号。正是其中女主角蒋南孙的亲爹,一个玩股票玩的倾家荡产的男人,剧中唯一死的一个。到死之前,一辈子没干过活,没受过苦,受不了那巨大的落差,死了也正常。

  这任务也没难度,很好解决。时间跨度也不长,就那么三五年。进去溜达一圈,回来结婚成家,挺好。

  现在新家已经布置的差不多,房子的交易其实也已经完成了。写着两人名字,扣着抵押戳的房产证都到手了,就是房主那边的钱还没有到,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婚纱照那边加急处理,也已经做完了,给两家父母的那一套都快递发走了。之前订的车也已经打过电话,明天去取。

  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就差婚礼广告亲朋好友了,非常完美。

  随手将手机扔到一边,王言去卫生间洗了个手,又喝了口水,抻胳膊蹬腿的活动了一番筋骨。

  意识一动,拉出操作面板,先加了四点精神爽一下。

  以他现在的精神强度,早不是当初只加一点就哆嗦的那般,能够带给他的,也只是一阵头脑清明罢了。虽然他没尝试过,但也已经体会了毒品的危害。毕竟真说起来,他这精神加点的刺激,比毒品还要爽的多的多。结果加多了,现在感觉平平,他的心性,都想念当年一点就爽的日子,别说那些瘾君子了。

  索然无味的摇了摇头,他操作选择,熟悉的蓝光出现,只一闪,变没了影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