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文学

首页 末日暂停之后
字:
关灯 护眼
时代文学 > 末日暂停之后 > 第四百四十六章 又是大师!

第四百四十六章 又是大师!

        “我就奇怪了,今天到底是什么好日子,咋地就不能消停一会儿呢?”

        周沐霖嘬着牙花子说道。

        “那是控火师……吧?”

        许麟也觉得牙疼,用不是很确定的语气问老周。

        “嗯,不但是,还特么是三级的!大师啥时候开始烂大街了,就一个还没我老家县城热闹的破地方,咋地随随便便就能冒出来一个三级异能者……”

        老周很郁闷,物以稀为贵,那反过来说,如果不稀了,也就不贵了!

        大师的身份,这两年多少让他产生了一点点人上之人的优越感!

        没办法,即使华夏安保委通过各种手段,抑制可能出现的高阶异能者崇拜,但大师稀少的数量,以及给他们优渥的待遇,再加上同事们的或有意或无意的恭维,他们的内心深处终究是不可避免的滋生了“我就是要比你们优秀,我就是应该得到尊崇的想法”。

        只是在毫不放松的思想政治教育下,总是能让他们比较正确的认识自己,以及自己究竟该怎么做事,才能对得起自身负有的超级能力。

        当然,政教处那群老教育工作者们也不全是红口白牙,每天向他们灌输该怎么怎么地的做事准则,而是有一条铁则可以实实在在的敲打他们,促使他们时刻保持头脑清醒。

        即,异能力因何而来?

        地球末日灾难被抑制,逸散而出的能量刺激了他们,从而觉醒了林林总总的神奇能力!

        但末日灾难很明显不是自己停止,而是有想象不到的人或者势力在出手干预!

        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那种超乎想象的“势力”连一颗行星的末日都能逆转,他们会不知道因阻止末日而带来的副产物——异能者?

        当然,他们十年来确实对世界各国的异能发展事业没有干预,但不代表如果出现严重的异能安全事件,他们依然会袖手旁观!

        把老教育工作者们的意思总结成大白话:

        人家能让地球想爆就爆,不爆就不爆,那伸出个手指,碾死你们杂耍魔术师一样的所谓大师,还不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所以,别嘚瑟,嘚瑟必倒霉!

        别的国家对待大师是什么态度管不着,但在华夏,甭说大师,就是将来突破到四级以上,也得老老实实夹起尾巴做人,别真觉得自己成神了,不是人!

        我们老头收拾不了你们,但有人能收拾你们!

        目前为止,几乎每个晋升上来的三级异能者都被类似的话语形式教育过,岳出云、杨芳、老周、孙采荷,有一个算一个,没有例外。

        而他们也很吃这一套,虽然还没有任何迹象表明,那种帮忙阻止地球末日的“势力”再出过手,但他们心里确实是绷紧了这根弦。

        人类,并不孤单!

        但话又说回来,人毕竟不同于机器,不是输入一个指令就可以限制产生别样的想法。

        所以,一方面华夏的各位大师们都很清楚,人在做,天在看,可能真不是说说而已。

        可另一方面,自己内心深处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有那么的一点点小得意……

        比如现在,周沐霖无心一说,恰恰证明了在这个穷乡僻壤,随便就冒出与他同一级别的异能者而感觉有些丢份儿。

        孙采荷心态比他平和多了,听他发牢骚,美目横了他一眼,冷冷道:

        “嗬!就许你是大师,别人就不行?别忘了我们来干吗来了!”

        老周只是有点小别扭,还没狂到目中无人的程度,被暧昧对象一说,讪讪的摸了摸鼻子,不再说话。

        孙采荷又看向岳出云,“队长,你看这……”

        “过去看看!不管怎么说,这里又出现了大师级异能者,我们就不能当看不见……

        如果是冒红光的异能者,许麟,你就要多出力了,你的能力似乎也可以抑制他们爆发……”

        岳出云叮嘱许麟。

        “呵呵!能不能抑制他体内的狂暴涌源爆发我可没把握,但我能直接让他湮灭消失,就是得找到不让你们发现我有超级武器的机会……”

        许麟心里琢磨怎么出手,表面上却重重点头,沉声应道:

        “我会的!”

        “但要不是我们想的那样,那动手之前,一定要搞清他的立场!”

        岳出云又加了一句,众人表示明白。

        现如今,几乎每一个三级大师背后都有一定的势力,不到万不得已,大家一般不会下死手。

        干净利落的干掉还好说,一旦留下小尾巴,被大师级异能者惦记的日子可不是很好过。

        定下基调,众人立刻行动,夜空中未明控火师所处位置超出了岳出云和杨芳可以有效干扰的最远距离,所以继续由许麟、周沐霖和莉莉丝娜三人先行一步。

        许麟和莉莉丝娜好说,一个“弹跳力”惊人,一蹦一蹦赶路,另一个形似鬼魅,在狭窄混乱的灾后街道中灵活穿行。

        但总体上,借着黎明前的夜色掩护,行踪并不明显,非常适合悄悄靠近那位未知身份的控火大师。

        周沐霖的话就稍微有点挠头了,他要想快速赶到与自己的同行打招呼,脚踩火球,借火焰反推飞行无疑最快。

        可那就不是秘密接近了,一团大火球在天上飞,想不引注目都难,对方不就是飞上天才被他们发现的吗?

        最终,他采取贴地穿行,利用地震引起的小规模火灾,借以混淆对方的视线。

        方式没问题,就是速度比较慢……

        许麟一路蹦跳,要说没人注意到,那不可能,但他速度够快,偶尔看到他的人都以为是自己眼花,况且都在忙着清理废墟救人,也就没人过多的关注。

        刚才古丽家附近不见人影,是因为暴徒袭击,以及后来的战斗清空了当地居民。

        等他估摸着蹦出了一公里之后,又陆续发现了忙乱救灾的穆镇居民。

        灾情依然严重,可他现在是真没时间去照顾这些可怜人,只能是默默叹气,外加给这些人送上他衷心的祝福。

        再远的地方,依然会传来各种枪声,以及轰隆的爆炸声,甭问,还是那些趁乱为祸的暴.乱分子。

        他对这些人恨不得见一个杀一个,只可惜,沿途一个都没碰到,或许是那些家伙还没有侵入到这一带。

        再看浮在空中的控火师,那位也没闲着,零星往下扔火球,好像是在与什么人战斗。

        “希望你不是红眼大师,或是别的人渣……”

        许麟心头暗想,更是加紧速度,与对方越来越近。

        此刻,当地时间接近六点,但夜空依旧星光灿烂,到天亮似乎还得一阵。

        控火师凌空而立,借其脚底火球的的光芒,一头红发随风飘舞,瞳孔中亦有火焰在闪烁。

        “嗒嗒嗒……”

        又是一阵枪声,控火师白皙小手一抬,一面光芒耀眼的火焰盾牌陡然出现,射过来的十几发子弹钻入火中,就此熔化,消失。

        枪声止歇,控火师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小手猛地一抓,直径一米的火盾立时包裹收缩,变为一颗携带炽烈高温的火球,呼啸飞向开枪的地方。

        偷袭不成的暴徒见状,来不及换子弹,把枪一扔,掉头就跑。

        可惜,大师抛来的火球不那么好躲,直接砸中他的后背,整个人瞬间变为人形火炬。

        他无意义的挥舞手臂,嘴里则是撕心裂肺的惨叫,还能动的双腿继续前冲,五步之后,扑倒在地,再无动静,只余火焰熊熊燃烧。

        控火师把火球丢出去之后,就再没多看一眼,而是盯着一间倒了一半的房屋,嘴角依然是戏谑讥讽的微笑,眸中火光陡然一盛,一道长达十米的火龙瞬间成型,好似被赋予了生命,径直冲向那半间石头房子。

        火龙出击,冲过三十米的间隔,临到房子前,龙头突然四散,化为一张火网,将整个房子完全笼罩。

        “哧哧哧……”

        火网覆盖之地,忽然冒出大量白色水汽,一时间,这里竟然变得云雾缭绕,仙气飘飘。

        但是,升腾而起的水汽持续不过片刻,即彻底被温度更胜一筹的火焰蒸干,露出了半间石屋内的真实情况。

        一个头上裹着包巾的大胡子男人双手上举,一面十几平方的水盾,正挡着覆盖而下的火网。

        水火接触面,白气不停升起,双方似乎僵持在了一起。

        但要细看,立刻就会发现,水盾虽然抵住了火网,但男人的脸去变成了绛紫色,不光举起来的双臂抖得厉害,就连双腿都好像在承受莫大压力,膝盖不住打颤,好似水盾顶的不是几乎没有重量的等离子体火焰,而是切实重逾千钧的大山,随时都有可能撑不住而被火焰吞没。

        反观几十米之外的控火师,红发飘飘,嘴角噙笑,手上连辅助动作都没有,仅靠强大精神波操控火元素与下方控水师斗法。

        换句话说,人家压根没怎么出力,倒像是在逗下面的男人玩!

        即便这样,男人也眼看就要挡不住了。

        在附近另一处废墟,塌成一堆的砖石木料突然毫无征兆的离地浮起,重达几吨的木石杂物仿若在瞬间失去了重量,只是形状看上去像而已。

        伴随着这一违反物理规律的奇迹,一个孩子的哭声戛然而止,然后从废墟中缓缓飘出。

        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全身只穿内衣裤,瘦小腿脚裸露在外,其中左腿鲜血淋漓,本是平躺姿势,但左脚极不正常的翻向了外侧。

        男孩伤势颇重,但他现在完全忘记了哭泣,只因眼前一切太过震撼。

        随着男孩从废墟中飘出,那浮起来的废墟杂物刹那恢复了重量,齐齐砸向地面。

        “轰隆……咣当……”

        尘土弥漫,男孩也被巨响重新带回了现实,顿时剧痛袭来,“哇”的一声,放声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