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文学

首页 美人江湖
字:
关灯 护眼
时代文学 > 美人江湖 > 第66章 装鬼吓人

第66章 装鬼吓人

        第66章  装鬼吓人

        杨书成正跟邯郸熊嵩林在半山亭里闲话,突然望见有两个人影翻过寺墙,朝寺内跑去。

        两人知道是歹人来了,忙飞快地朝山下跑来。

        此是后半夜,古寺内无声息,和尚们都睡着了,邱林也被住持安排到另一个寺内避祸,不知这两人会做出什么事来?两人急如流星下坠一般朝山下跑去。

        跑过菜地,顺着破墙,冲进寺内,寺内古木阴森,两人已望见那两个来人正鬼头鬼脑地朝侧院走去。

        两人远远地跟着,只望见来人最后走到住持所住的屋前来。

        那两人站在房门前,朝四下里望望,明月在天,庭院内明亮如昼,四处虫声唧唧,除此,一点人声也没有。

        两人藏在窗后,朝屋内望去,老住持仰躺在床上,已睡着,还发出呼噜声。

        两人对望一眼,一人用刀插进门缝,要把门拨开。很快屋门拨开,两人走了进去。

        两人已走进屋内,胆量就壮了起来,对那住持喝道:

        “快起来,死到临头,还睡得着。”

        “哎呀。”老住持一个骨碌就爬了起来。

        睁着迷蒙的双眼,望见两把闪亮的刀对着自己,吓得体若筛糠,抖个不止。

        来人道:“你平日不是怪能说的,说得天花乱坠,怎么了,现在怎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好汉,有话好说。”

        那两人拿着刀,得意洋洋,道:“还有什么好说的,前几天我们来了,让你们寺内的和尚都归了我教,偏你犟嘴,不同意。我们现在杀了你,这叫杀鸡吓猴,看你们这些和尚归不归我教。”

        “都信奉西方佛祖,什么归不归的,本来就是一家。”住持在刀下还在坚持。

        “信不信我杀了你!”

        “阿弥陀佛。”住持盘腿坐在床上,绝不答应,入了别人的教,自己还能当住持吗?这是万万不能答应的。

        “好啊,死到临头,你还嘴硬。”来人半夜不睡觉,跑进古寺,可不是拿着刀,跟你吓着玩儿的,当即就挥刀砍去。

        “住手。”门口冲进两人来。

        一人持剑,一人拿着玉笛。

        正是杨书成跟熊嵩林。

        两人见有来敌,也不管老和尚了,反身就挥刀砍去,杨书成两人当即就跟两歹人杀了起来。

        屋内狭窄,拉不开架势,四人都跑出屋外,在庭院内打了起来。刀来剑往,在月光下杀得好看。

        二十多招过后,这两个来敌不是对手,被杀了个手忙脚乱。

        两人跑了开去,叫道:“好啊,得罪了我教,后患无穷。”

        两人说罢,转身就跑掉了,生怕杨书成两人追了上来。

        老住持得救了。

        杨书成两人再次救了他,老住持激动得不住声地念到:“阿弥陀佛。”

        熊嵩林问道:“住持,这两个人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入他们的教?他们是什么教派?”

        住持道:“其实跟我佛是一家,就是白莲教。前几天,他两人来了,要我寺入他的白莲教,我没有同意。今夜,他们怀恨而来,要杀我,威胁全寺僧人入了他的教。”

        杨书成一听白莲教,当即想到,自己跟方小莉在秦岭山中寻找李闯王的部队,找了近一个月都没有音讯,也是一个宋敏的,说是白莲教主,她说向东,当时不在意,后来遇见高夫人,李自成果然在东边。

        杨书成想到这白莲教预测还是准的,自己离家半年,不就是要报杀父之仇吗?可仇没有报成,反要丢了性命,我要再找到白莲教主,请她帮我算一下,我还能报仇吗?

        想到杀父之仇,不能报,真是枉为人子。

        杨书成想着自己的父亲在自己眼前,被童玉辉杀死,此仇不报,有何颜面生于天地间。

        因此,杨书成一听白莲教,马上触动心思,忙对住持跟熊嵩林,道:“我要追那两人,找到白莲教主,我还有话要问她,再见了。”

        说罢,也不等两人回答,自己转身就跑出方丈外,去追那两人了。

        杨书成快步跑到云隐古寺门外,望见远远的山道上,月光明亮,照得地面如霜似雪般清晰可辨,远远的有两个人影正缓缓地朝南而去。

        杨书成认准此二人,飞步下山,远远地跟在这两人之后。

        这两人估计在白莲教中地位低下,后面有人跟踪,他们也不知道,甚至连回头望一下也没有。

        这是两个新入白莲教的信徒,一个叫付海,一个叫王合。

        白莲教内等级森严,除教主在上外,下面还有五护法,再下就是五雷、五电、五风、五云等。

        两人新入教,处在最低等,还要不断地招收新人入教,按新入教的人数多少,才能进入上一等级。两人等级低,武功低微,还没有学到白莲教的真正本事。

        两人急于学到真本事,就跑到云隐古寺,要寺内众和尚都入白莲教。不想,去了两次,都没有成功。因此,两人走在道路上,脚步也懒得快走,也没有心情回头望一下。

        王合道:“付哥,要不,我们再想其他的办法。”

        “还有什么办法?”

        王合道:“我们来时,我看见前面有一大户人家,家里钱财肯定多,要不,我们让这一家入了教,这一家带领家人入教,还能给教内捐一大笔的钱,岂不比和尚们强多了。”

        “是哪一家?”

        “我知道,就在前面不到三十里地。我们去。”

        付海道:“赶快去,早办成,早立功,就能学那降妖伏魔的真本事了。”

        “行,付哥,我们走。”

        两人一有了希望,心情轻松,那脚步就加快了,一路直朝南跑去。

        跑到半夜,眼看就快天亮了,跑的路途也快有三十里远了。

        两人跑得气喘吁吁,恨不得躺在地上睡一觉。这时,王合用手一指,道:“付哥,你看,就在前面,一大片,全是他一家的,家里的钱财肯定不少。”

        付海倒还老成,担忧地道:“这么大的家业,里面护院家丁肯定不少,到时怕打不赢,还被人家给揍了。”

        王合是个机灵鬼,一路上就想好了计策,他道:“我有个计在这里,今夜我们装鬼去闹一下,闹他个几夜,过几天我们再去降鬼,他们不就信服了。”

        付海道:“王合,你小子还怪聪明的。就依你的主意办。”

        两人说着话,很快就走到那大户人家房前。

        好大一户人家,长长的围墙都望不到尽头,里面黑压压的林木,房屋高大,那房角高挑,连站在围墙外的人都能够望得见。

        两人走到大门前,那大门紧闭,门口左右各有两个大石狮子,气势威严,狞眉睁目地望着两人。

        这户人家不简单,绝不是乡下的土财主,一定是朝中高官盖的大宅子。

        两人不敢站在门口,怕里面放出恶狗来。

        两人望了望,转到围墙的一边来。这围墙近两人高,两人蹦了几下,都望不进院内有什么情况。

        付海道:“王合,你蹲在下面,我踩你肩上去看看。”

        那王合是个机灵鬼,道:“付哥,你身子大,我跑了半夜,肚里饿得慌,怕挺不住你,还是你蹲着,我爬上去看。”

        那付海望着王合,现在办正事要紧,不想跟他计较,就道:

        “好吧。”

        这一下,王合又不愿干了,他头脑灵活些,想着这户人家绝不简单,让付海先上去,望望风声,看看里面有什么危险。他计较已定,就道:

        “付哥,你眼力好些,还是你先上吧。”

        王合马上就双手扶墙,半蹲着身子,生怕付海会反悔。

        付海也来不及反悔了,见王合已摆好了架势,不上不行了,就踩在王合的双肩,站起身来,双手已搭在了围墙上。

        付海趴在墙头,望那院内,里面重重叠叠,尽是房屋,轻烟笼树,静悄悄的,好像藏着什么危险似的。

        越是安静,越是感到害怕。

        付海不敢跳下院内去,爬在墙头上,低头对王合道:“你去捡些石子来,我来吓唬他一下。”

        王合跑到马路上,把身上的布袋摊开,捡了一袋子的石子。跑来,扔上墙头,付海一把接着,又一手把王合拉了上来,两人都骑坐在墙头上。

        两人没有真本事,学鬼叫倒是有一手,只见两人捏住嗓子,学着鬼叫声:

        “还我命来。”

        “还我命来。”

        一边尖声叫,一边把石子朝那房屋顶上扔去,打在那黑瓦上,叮叮当当……作响,又顺着瓦一路当当叮叮……地滚落了下来。

        两人一边鬼叫,一边扔石子,在这寂静的夜里,那响声格外的响亮,霎时就是一阵的狗叫声。

        “汪汪……”

        “汪汪……”

        连这狗叫声就跟平常不一样,好像有恐怖的事情要发生。

        马上屋内就有了说话声,接着灯光亮了起来。一阵吆喝,脚步声连续响起,估计是不少的护院家丁要跑过来了。

        紧接着,一条黑影从人家窗户内窜了出来,落在地面上,又紧跑几步,跑到墙根边,飞身上了墙头,跳到墙外去,整个人是来去如风。

        付海跟王合骑坐在墙头上,望得一清二楚,此人跑得飞快,非奸即盗。

        两人赶紧跳下墙头,顺着围墙根跑,朝那人影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