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文学

首页 为王
字:
关灯 护眼
时代文学 > 为王 > 第一百一十二章:城市深处

第一百一十二章:城市深处

        在大自然之中,动物和动物之间最常见的关系分为六种。

        分别是原始合作、共栖关系、寄生关系、共生关系、捕食关系和竞争关系。

        如果把林南市这座城市看成一座钢筋混凝土的原始丛林,那么我和周夏雷和秦三之间就是原始合作关系。

        原始合作是指两种生物共居在一起,对双方都有一定程度的利益,但彼此分开后,各自又都能够独立生活。

        当然这只是第一步,随着我和周夏雷认识的时间变成,我们的关系百分之八十会变成寄生关系,周夏雷会变成寄生体依附在我的身上开始吸血,源源不断吸走我兜里的钱。

        真较真一点来说,秦三跟我才是最符合原始合作关系的人,我们之间之所以会合作,也是为了人心理深处那最为原始的欲望,对金钱的渴望。

        当然,如果秦三真的被三哥抓住,他那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也会瞬间崩盘,这是想都不用想的问题。

        那个时候,我们就会变成捕食关系,但谁是捕食者,谁是被捕食者,这个目前还不得而知。

        我和三哥还有马江之间,就是最简单的捕食关系,我们之间的关系看似复杂,实际简单的很,谁有机会有能力,并且时机允许的情况下,都会毫不犹豫的干掉地方。

        目前来看,我是那个被捕食者,我就像是一只受伤的狼,而三哥和马江则是拿着枪的猎人。

        我和三哥之间有可能因为利益问题,从捕食关系变成合作关系,但是跟马江之间,绝无这种可能,要么他拿枪打死我,要么我趁其不备咬死他。

        因为我们之间的恩怨实在是太深了,如果我和马江在这次争斗之中都能全身而退并且有了属于自己的孩子,我相信我们两家的恩怨,一定还会传到下一代的身上,直到这件事彻底结束。

        怎么能彻底结束,那就是一方惨败,家破人亡,斩草除根,这件事才能彻底画上句号。

        当然,我们这次的争斗也不可能有人全身而退,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退得人只能有一个,不是他就是我,而且也只能是我。

        现在的我之于马江,之于三哥,不过是螳螂面对马车的距离,我要尽快开辟出第三条路,哪怕那条路是悬崖峭壁,很有可能让我头破血流,我也得义无反顾的走下去。

        跟周夏雷合作,就是这么一条路,也是我目前唯一能找到最快的路。

        三哥就像是藏在暗处的毒蛇,我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来,什么时候会对我们下手。

        更不知道他要对我们做什么。

        我和秦三的状态用一个成语形容最为贴切。

        草木皆兵。

        特别是秦三的反应,非常非常大,有很多时候走在大街上,看见有人朝他的方向跑过来,秦三马上就吓得要去摸枪,等发现那人不过是个小孩时,他整个人都软了。

        就连一向喜欢调侃两句的于仁看见这一幕,他都没好意思吱声。

        秦三的腿就像快要融化掉的冰棍,三哥对他造成的阴影,还有伤害远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大的多。

        恐惧如影随形的伴随着我们。

        因为等待恐惧的滋味远比经历恐惧要更难熬。

        我们搬了一家旅店,换了一家又一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们四个人的踪迹,而这个过程中,夏叶就像是个透明人一样,在队伍之中沉默不语。

        事实上也不止夏叶,整个队伍都变得沉默不语,死气沉沉。

        三哥和马江对我们的压迫实在是太强了,以至于只要听到这两个名字,我就觉得闹心。

        我感觉三哥应该已经抵达了这座城市了,只不过他还没有腾出空来对我们下手。

        我们坐在一个很小很小的房间里,秦三说“得想个办法主动反击,这么一直等下去,我们太被动了。”

        是啊,太被动了。

        可是不被动你又能怎么样呢?

        你又能做些什么呢?

        我看着秦三,怎么也没想到,他马上就要捅出一个大篓子,也正是因为这个篓子,不得不让我直面三哥,直面这一场腥风血雨。

        属于我的腥风血雨。

        或许,那天我就不该带秦三出去吃饭。

        我,于仁,还有秦三坐在面馆的角落,等待着面条的端上,草木皆兵的秦三四处扫视着,最终将眼睛定格在门口,他吞了一大口口水。

        秦三拍了拍我的肩膀说“王浪,你看那几个人,像不像三哥找来干掉我们的杀手!”

        面馆里进来三个民工打扮的年轻人,他们坐在靠门的位置,一坐下其中一个就开始扣自己的牙缝。

        这真是很愣人恶心的举动。

        扣牙那位直勾勾的看着我们仨,本就草木皆兵的我们,愈发觉得这人可疑,这时候面端了上来。

        热气腾腾的面香扑鼻而来,朦胧的热气盖住了我们的双眼,秦三低下头,低声对我们说“那小子的裤腰好像有把枪,肯定是三哥的人,一会等我们全都背对过来,他们指定敢开枪。”秦三很紧张的把手伸进了裤腰,裤腰里藏着的是他的第二把枪。

        “你真的看到了吗?”

        秦三不回答,额头上已经密密麻麻的开始分泌出汗珠“不对,我跟三哥这么久,三哥从来没有让人直接拿枪干掉对手的习惯,他们不会拿枪干掉我们,肯定等我们出去的时候,开车撞死我们。

        他们会喝点酒,让这起事故看起来更像是意外,这就是三哥的手段,天衣无缝,天衣无缝啊。

        三哥最大的特点就是记仇,我们差点就吞了他的五百万,他不会放过我们的,肯定不会。”

        秦三拿起筷子,然后又慢慢的放了回去,他眼睛露出一抹凶光“不吃了,我他妈过去问问!”

        我和于仁已经拦不住陷入疯狂的秦三了,他不是一下子就陷入疯狂之中的,而是这些天的压抑还有恐惧,让他彻底走向了疯狂。

        没有人能在草木皆兵的状态下保持冷静思考。

        真的没有人。

        秦三,也是如此。

        秦三现在的状态,和这座城市的很多人都很像,为什么这么说?

        不像的地方是,那些过着正常生活的人,不会像他那样在刀口舔血混饭吃,他们有正常的工作,正常的生活,正常的平庸。

        就是因为正常,大部分人都会拥有一种绝望的平庸感和循环感,我们生活在一个被操控的世界,活在循环的世界里。

        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一次突如其来的意外,就能让所有正常人的生活彻底发生改变甚至是破裂。

        没有人是疯子……但是社会会一步步把我们逼成疯子。

        你不是疯子,你只是还没遇到触发临界点的事情。

        有的人很幸运,可能一辈子都不会遇到。

        但有的人就没那么幸运了。

        比如说,秦三。

        疯狂就像是泄洪一样冲夸理智的阻拦,秦三再也不可避免的陷入疯狂之中,没有人能阻止一个疯狂的人。

        秦三朝着那三个人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在了他们的旁边。

        “哥们,什么意思?”

        秦三没头没脑的问了对方一句。

        扣牙的年轻人把手从嘴里拿了出来,愣头愣脑的看向秦三问“什么?你说啥呢?”

        “你不是来干我的吗?我就在你面前,动手吧。”

        “你有毛病啊。”

        “装TM什么装,你老往我那看什么,你特么的看什么!”

        其实这个时候,我已经认定那仨人跟三哥没关系,纯粹是秦三自己抽疯,我站起来想拉秦三回来。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那三个人也不是什么善茬,他们认为秦三是故意找麻烦的,揪住他的脖领子,不让他离开,要把他揪出去揍一顿。

        秦三回头看着我,嘴里嘎巴着“你看,我说的没错吧,就是冲我们来得。”

        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

        黝黑的手枪从裤腰里拔出,大团的火光在我眼前闪过,血和哀嚎,铺满了整个面馆。

        子弹穿过小腿,弹在哪里我不知道,面馆里的人开始往外奔跑,有人撞到了天花板上的白炽灯,灯晃来晃去,我的身影也在灯光下变得摇曳。

        那三个人并不是三哥的人。

        扣牙的那个,是周夏雷的小弟。

        我就站在面馆之中,站在城市深处,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