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文学

首页 神武大晋 我打开万物起源
字:
关灯 护眼
时代文学 > 神武大晋 我打开万物起源 > 第39章 阳谋

第39章 阳谋

        见高程死过去又活回来了,小定侯高文激动得得老泪纵横。他或许不是一个好人,但却是一个好父亲,当下激动起来,更是连声道:“好神医,来人,重赏,重赏。”

        他本来见这女子身形婀娜多姿,脸上虽然覆盖薄纱,看不出形貌。

        但若隐若现之下,更有股朦胧之美,心里早就惦记上了。

        无奈爱子生死一线之间,实在未能提起兴趣。

        现在见爱子陡然醒来,一时激动,想留下这女子的心思,都忘却了。

        黑袍女子嘴角微笑,跟着账房出去拿了诊金,飘然离去。

        “银勾殿主,这就是你藐视本座的下场!哈哈哈……”

        “可恨那,要不是境界跌落,非要把这小定侯府屠个精光。”

        黑袍女子想到高文那猥琐的目光,恨不得把他撕成两片。

        不过她也清楚,侯府之中必定有护院高手,逼不得已才用这样的办法。

        要是换作往常,何必多此一举?

        有谁想到,这个女子赫然就是定魂山上,神秘莫测的幽冥左使!

        而高程,正是被她亲手击飞的候门世子,位列十大殿主之一的猥琐青年。

        只见高程醒转之后,目光游离,身体之内陡然暴发出来强大的生机。

        小定侯高文,虽以文入仕,并非武道修者,但也肉眼可见高程气色上的变化。

        “当真是起死回生的还魂丹,我怎么就没想到向她讨多颗来?”

        想到这个,高文兴奋之余,又有一丝沮丧,回过神来,发现黑袍女子已经离去,悔恨得肠子都要发青。

        却见高程猛然从床上弹起,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扑向旁边一位侍女。

        “这个……”

        高文知道自己儿子本性,对高程这种行为早就见惯不怪,但这刚刚恢复,也太过狂野了吧。

        但他转念一想,刚才神医吩咐自己,要让药力催散方才见功,莫非这就是让药力催散的办法?

        想到这里,他也没有阻拦,带着随从转了出去,还捎带上了房门。

        他哪里知道,所谓神医给高程服下的,不过就是烟花之地中,常用的情丹。

        也无别的功效,就是短时间靠药力激发人体的生机。

        高程如果不服下那颗丹药,还能拖些时间,说不定到时请到名医,还可保住一条小命。

        但现在,连吊命的那股气都用尽了,就算医圣前来,也只能束手无策了。

        ……

        谢隐和铁蛮儿来到小定府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天黑。

        他们不是还债来的。

        小定侯公然对镇王府下手,这件事非比寻常。

        他们想不到小定侯为什么要这样做,只好亲自来问小定侯本人了。

        用谢隐的话来说,小定侯的出现,来得正好,自己毫无头绪之际,或者可以提供一个新的线索。

        但对现在的小定侯来说,谢隐他们来得真不是时候。

        侯府如丧考妣,笼罩在一种悲伤的气氛之中。

        有人死了,死的是世子高程,小定侯的独苗。

        遇到这种事一般人都会回避。但谢隐却毫不不客气,直接来到门房投贴拜访。

        他想起了神君李勋,所有计谋之中,阳谋才是最高的计谋。

        他让人不能回避,只能接招。

        “镇王谢安石九子谢隐登门拜贴?”

        正在经受丧子之痛的高文,还是吃了一惊。

        想不到现在的年轻人都这样直接了,让他有点措手不及。

        心腹谋士苏并正翻着谢隐的帖子,若有所思。

        “苏先生,你说谢隐前来,有什么目的?”高文板着脸问道:“不会真给我还债来了吧?”

        苏并想了想,分析道:“还债是假,问罪才是真的。”

        “竖子,他敢!”高文拍案而起。

        要是谢安石前来,自己必定滚出门口,远远相迎,不过他谢隐算哪根葱?

        苏并摆手道:“侯爷莫冲动,再怎么说,他也是王子殿下,这个脸还是要给的。”

        哼,高文冷哼道:“要是谢安石别的儿子还好说,偏偏是这个白痴儿。这个脸,本候给不了,也不想给。”

        苏并劝解道:“侯爷不要意气用事,别的不说,那谢家还未完全倒下,还要留些余地。八王谢御,可是本朝崔尚书的入赘姑爷。崔家的态度,尚未明朗,结果很难预料啊!”

        高文满脸不屑地道:“好,那本侯就会一会那白痴儿,看看他能翻出什么风浪来。”

        谢隐和铁蛮儿在门外等了很久,见还没有人来招呼他们进去。

        铁蛮儿有点不耐烦了,不满地道:“要我说,我们偷偷潜入侯府,把他拿下审问一番就是。何必这样大费周章!”

        谢隐解释道:“侯府之中必有高手,人多势众,我们未必会得手。到时候若折在其中,有谁来救我们出去?”

        铁蛮儿无法辩驳,只好闭上嘴。

        正巧这时有人出来传话,唤谢隐两人进去拜会侯爷。

        客厅之中,高文坐在上首第一位,眼睛不断地打量着谢隐。假装客气地问道:“殿下托人带话,要来小侯这里登门拜访。区区数十万金,怎敢劳动殿下屈驾?托些下人走马人送来便可。”

        谢隐嘴角冷笑。

        高文心里发毛,怎么这白痴难道被我气势吓傻了,连话都不说来?

        当下又装作很热情地问道:“殿下降驾,难道有其它事?殿下请明说,只要小侯能办到,小侯义不容辞。”

        谢隐迎上他的目光,不闪不避,问道:“高侯爷想必知道我父王的行踪了?”

        这个……饶是高文这种沉浸宦海数十年的绝色,也被问住了。

        想了很久才回答道:“殿下,此话怎讲?”

        谢隐见他装疯卖傻,不由得冷笑一声,“你当然知道。不然就不会派人抄了我镇王府。”

        高文见话已说到这个份上,干脆不装了,干咳两声道:“小侯听闻有些风言,镇王爷可能失踪了,小侯担心的是我那数十万金,会打了水漂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谢隐有点吃惊,铁蛮儿果然没有猜错。

        谢隐又一摆手道:“侯爷,谢某还有一事不明,你做得这样绝,到底是做给谁看?给谁表的忠心来着?”

        啊?高文完全没想到,谢隐会比想象中的更直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