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文学

首页 一年飞升,三年成神,杀鸡证道
字:
关灯 护眼
时代文学 > 一年飞升,三年成神,杀鸡证道 > 第八章:剑下留人!

第八章:剑下留人!

        黑衣男子高声一语之后。

        数十名小弟连忙朝着后方退去。

        仅仅片刻。

        便已尽皆退回了山寨之中。

        与此同时。

        还一把将那山寨大门,给牢牢扣上……

        “我…”

        “我特么…”

        远处正爬行而来的癞三枪,见到这番情形,顿时气得呆呆愣在原地。

        “草!”

        随着一声大骂,从其口中传出。

        癞三枪面色陡然胀红,心中更似有千军万马,正在奔腾。

        噗的一声。

        癞三枪再也忍受不住,一口老血直接喷了一地。

        “不…”

        “我不能死……”

        低声一语过后,癞三枪赶忙掏出一把疗伤圣药,一口吞下,随即艰难转头,朝着后方看去。

        纵然相隔甚远…

        可那柄百米巨剑,所散发的红色光芒,却格外刺眼。

        癞三枪见状,顿时娇躯一颤。

        “不…”

        “我还年轻…”

        “还有好多事情,都没来得及做………”

        此时的癞三枪,心中害怕不已。

        他没有迟疑,连忙使出吃奶的劲,朝着蛤蟆寨大门方向,急速爬行。

        而此时。

        蛤蟆寨内。

        距离山寨大门不远处,一名黑衣男子,正缓缓抬头,朝着上方围墙之上的一人看去。

        “外面情况如何?”

        听闻黑衣男子所言,围墙之上那人,顿时转头朝着下方看来。

        “放心吧二哥,大哥还在。”

        “不过看样子,那合欢宗长老应该快要动手了。”

        “嗯。”黑衣男子闻之,轻轻点了点头,随即又转头看了看后方。

        此时他身后不远处,正站着数百道身影,不时小声议论。

        正是之前围观的蛤蟆寨众人。

        方才。

        他带着那数十名小弟,从大门之外退到了这山寨之中后,便与先前的蛤蟆寨围观众人,汇合到了一起。

        不过。

        由于已经将山寨大门牢牢紧闭,众人无法看到山寨之外的情况,于是便安排了一人,站在围墙之上查看。

        ……

        山寨内。

        “诸位兄弟!”

        黑衣男子,朝着不远处的蛤蟆寨众人,微微抬手。

        场面顿时安静下来。

        众人纷纷抬头,朝着黑衣男子看去。

        “各位!”黑衣男子高声道。

        “今日…”

        “我蛤蟆寨遭遇此番大劫,原本极有可能会因此覆灭。”

        “可谁知…”

        “为保全我等一众兄弟,大哥竟独自扛下了所有,与那合欢宗长老,定下三招之约。”

        “大哥深明大义,此番所为,更是对我等如同再造之恩。”

        “因此。”

        “纵然日后,大哥不在人世,我等一众兄弟,也得牢牢记下这份恩情!”

        黑衣男子说着,脸上不禁露出阵阵忧伤惋惜之色。

        而其话音刚落,不远处的蛤蟆寨众人,顿时连连响应。

        “放心吧,二哥!”

        “我等与大哥本就患难多年,同甘与共,乃是生死兄弟。”

        “如今大哥为保全我等,愿意独自承受那合欢宗长老的三招之力,此番大恩,我等又怎能忘怀?”

        “不错!”

        “这些年来,大哥对我等一向不薄,如今他即将离去,兄弟们无不为之忧伤难过。”

        “而大哥这些年对我等的恩情,我等众兄弟更是无以为报…”

        “唯有日后,年年上其坟头跪拜,才可缓解心中之伤……”

        这说话之人,便是先前,从大门之外退进来的那一众小弟。

        这些人皆是面色忧伤,语气之中更是难掩惋惜之色。

        而。

        其后方的蛤蟆寨众人见状,同样面露哀愁,阵阵感慨。

        “唉…”

        “寨主为人正派,对人更是极好,可如今却要英年早逝,当真是天妒英才,着实令人惋惜。”

        “说来…”

        “当初我等走投无路,多亏寨主好心收留,方才有了今日这般修为实力。”

        “是啊…”

        “当初我等实力低下,时常在外受尽百般欺辱。”

        “而唯有寨主一人,不仅没有看不起我等,反而还与我等以兄弟相称。”

        “唉…”

        “如今他即将仙逝,纵然痛哭流涕,也难以表达我等心中哀伤……”

        “这…”众人此番姿态,黑衣男子尽皆看在眼里。

        “唉…”

        摇了摇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随即朝着众人道。

        “兄弟们此般心意,若是大哥日后泉下有知,必定欣慰至极…”

        “我等……”

        黑衣男子正要继续说话。

        可突然。

        “那合欢宗长老要动手了!”

        说话之人,正是上方围墙之上,站着探查的那人。

        嗯?

        黑衣男子闻之,微微愣了一下,随即转身一步踏出,瞬间跳上了围墙。

        不远处。

        众多蛤蟆寨人见状,也都纷纷跟着跳了上去。

        仅仅片刻。

        那围墙之上,便已站满了身影。

        不过。

        由于围墙之上的空间范围,着实不大,所能容纳的人数并不多。

        因此。

        一些欲要观看的蛤蟆寨人,便跑到山寨大门之处,通过门缝,朝着外面看去。

        而此时。

        山寨外的广场之上。

        合欢宗那方,灰发老者的大招,已然酝酿完毕。

        此时的灰发老者,手举百米巨剑,仿若一尊绝世战神。

        “哼!”

        随着灰发老者一身怒哼,其手中的巨剑,顿时闪烁无比。

        那巨剑的剑身通体赤红,光芒四起,仿如一方大日,连灰发老者四周的大地,也是尽皆被映得通红。

        “完…”

        “完了……”

        百米之外,正朝着蛤蟆寨大门,艰难爬动的癞三枪,见到此番情景,顿时惊恐万分。

        “到底为何?”

        “为何我如此年轻,却要在这个年纪,承受这个年纪所不能承受的……”

        “为何…”

        “为何我先前,为何不跑路……”

        癞三枪低声自语,此时的他神色有些恍惚,目光有些呆滞。

        不过身体,却如条件反射一般,依旧拼命,朝着蛤蟆寨的方向爬动着。

        而他此刻的一切,百米之外的灰发老者,早已全然看在眼里。

        “哼!”

        合欢宗众人的最前方,灰发老者怒哼一声,随即右脚猛然一蹬,其身下的石子,顿时被震得粉碎。

        “当真以为爬得够远,便能躲开老夫的百米巨剑?”

        灰发老者一声冷笑。

        随即陡然向前踏出一步,双臂猛然用力,手中巨剑赫然朝着远处的癞三枪斩去,与此同时,大喝道。

        “哪里走!”

        仿如一道天雷之音。

        远处的癞三枪闻之,顿时身躯阵阵颤抖。

        艰难的转过头来,此时的他面色苍白,已经难以看出神色。

        “若是有来生,我想做个好人……”

        看着那急速斩来的巨剑,癞三枪缓缓闭上了双眼。

        既然抵抗不了,那便坦然接受吧…

        脑中,阵阵画面闪烁。

        那是儿时的美好…

        那是母亲的微笑…

        那是,夕阳下的黄昏……

        既然此生,还有诸多遗憾未了,那便待来世,再还愿吧……

        恍惚之间。

        癞三枪的脸上,似乎还露出了些许微笑……

        然而。

        命运,就是这么捉弄人。

        正当那巨剑,距离癞三枪的脑门,还剩零点零一公分之时。

        砰!

        一把锈迹斑斑的菜刀,携雷霆之势急速袭来,顷刻之间,便将那百米巨剑震的粉碎。

        与此同时。

        蛤蟆寨内,还传出一道惊天动地之音。

        “剑下留人!”